受女人迷邀請,擔任「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導師一職,主要工作是讓參賽者問問題。這篇文來聊聊我看到參賽者們普遍遇到的問題。

因為我提早到、又比預定時間晚一些離開,停留 3 小時左右,所以一起討論的組別比較多。但發現大家踩到的坑差不多:

  • 只想到所有條件都完美的狀況,沒想到錯誤狀態
  • 有功能使用者就會來用
  • 技術限制
  • 使用者

來找我討論的參賽者上述幾點幾乎全中槍。

完美狀況

也許產品在一切外在條件如 GPS、網路、已登入註冊帳號都完美的情況下,可以如預期般讓使用者操作順暢,但某個條件出問題,產品該怎麼被使用?

因為「性別暴力防治駭客松」這個主題,參賽者主要分成幾個方向在思考:

  1. 求救
  2. 預防
  3. 教育
  4. 安全社交

其中「求救」主題有組別用上 GPS、Wifi、4G 等技術,但手機萬一沒網路、沒GPS,產品怎麼辦?真在緊急狀況時使用者該怎麼辦?是不是該想想備案?

有功能使用者就會來用

全部的組別都犯了這個錯誤「我們為使用者著想,設計這個功能讓他們用」。等等,使用者真的需要這功能嗎?有功能他們就會來用?這功能幫他們解決什麼問題?

比如在緊急求救型產品裡放個論壇討論區讓大家討論。

「有人跟蹤我怎麼辦?急,在線等!」

喂!!!!

不要想在產品裡塞太多功能、包山包海啊!最重要的 MVP 先做好,再來思考其它輔助,千萬別搞得像 FF15 一樣,支線任務幾百個,主線劇情薄弱。都不知道這產品想幹嘛了。

技術限制

GPS 不是萬能,在沒開、接收不到訊號的情況下,使用者怎麼辦?如果是棟大樓呢?GPS 目前沒辦法定位不同樓層。

參賽者很容易忽略技術限制,可能各組的工程師人數不多,非工程師的參賽者對於技術領域又不夠熟悉。聽到不少幻想系的技術,真想問問你們想花多少錢做產品(不要問很可怕)。

使用者

有幾組對於目標族群下過功夫搜集資料,但他們設計出來的功能使用者真的需要嗎?

開發者考慮很多問題,但沒站在使用者的角度來看。也許很難體會到受害者的心境,但從文獻資料多多少少能推斷他們處在什麼樣的情境下。

  • 被家暴的人什麼情況下不知道自家附近的警察局在哪裡?
  • 為什麼受害者明知道警察局的所在地卻不去尋求幫助嗎?
  • 他們不尋求幫助的動機是什麼?
  • 受害者有什麼原因寧可忍耐而不聲張?
  • 這些原因是否有資源能協助?
  • 受害者基於什麼原因才有勇氣擺脫困境?
  • 我們能做什麼讓受害者有勇氣站出來?

這些才是要去深究的部份,而不是提供一連串的數據告訴受害者「你不孤單」「常見現象」。看一串數字並不會讓受害者有勇氣,搞不好會覺得大家都這樣那我再忍忍。

現在資訊非常發達,能尋求幫助的管道非常非常多。受害人不尋求幫助的原因是什麼?去除疑慮是否就能讓他們踏出第一步?

形象

找我討論的組別中,唯一一組做形象宣傳,他們想設計一款物品形象代表被霸凌者。他們舉了「黃絲帶」當例子,希望像黃絲帶一樣讓全世界都知道反霸凌。(但我問他們知不知道黃絲帶代表什麼,他們愣住。)

也許可以讓更多人注意到「霸凌」議題…重點根本不在形象代表物本身,而是多少人知道代表物的「含義」?所以,要花多少廣告行銷預算?推廣手法?成效如何?

我個人對這種形象類的頗感冒,操作完形象然後呢?跟臉書按讚一樣,對當事人有什麼樣的實質幫助?萬人響應一人到場?受害者可以找身上有形象代表物的人求救?

家人朋友都不敢信任了,要受害者信任一位陌生人,只因為一個形象代表物?祝妳好孕~

(幾位朋友給我建議,形象代表物可以帶風向、辨識敵我之類,也是,比如 1210 的遊行,身上沒帶彩虹物品又混在人群裡的會不會就是…)(喂!)

但,這是個駭客松啊!

雖說很不好意思,但我一直到回家躺在床上才醒悟過來,這是個駭客松比賽,也許我不應該用「可行性」當出發點和各組討論。

上台時間那麼短,光講完產品理念就可能時間到被打斷了。比起產品好不好用、使用者會不會操作之類的 UI/UX 問題,簡報檔和台上的口條才是參賽者最該下功夫的地方。

我應該在各組一入座就先問「你參賽是為了得獎,還是做出個產品?」。再針對各組需求去指導,沒想到客戶需求是我太失策,直接認定成產品開發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