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畢業的第一份正職在「專門接政府單位標案」的資訊公司上班,經手過 22 間公家單位的系統,不敢說瞭若指掌,起碼這大坑也摔進去過。有些心得可以分享。

本文為個人經驗與心得,主觀視角,不接受任何形式轉載。

以下背景為 2008 年,請勿拿現在 2017 年資訊業發展狀況套入。想想看、那個年代雖然有 CSS,但在某些產業裡,表格排版還是主流喔!

我沒做過報稅系統,但公文線上簽核系統、差勤管理系統、數位學習平台系統、領物料管理系統…之類做了不少。

人力問題

待在「專門接政府單位標案」的資訊公司上班,多少也會聽到同業狀況。起薪低、加薪慢、加班、流動率高等等,有經驗的人往往不會選擇這類公司(除了 Boss 高薪挖角的特定人士),會來報到的很多是社會新鮮人,簡稱免洗筷

要經驗不多的新人把前人留下的規格(或爛帳)搞清楚,得花上不少時間。等到那些人有能力優化現有系統時,大半撐不下去紛紛離職跳槽了。

債台高築就是這樣來的,光是火燒屁股的緊急需求要處理都忙不完,誰有辦法去解決前人留下的爛帳?會動一百分!先講求不傷身,再來講療效。

另一方面,社會新鮮人有能力解決爛帳嗎?會不會要求太高了點?就拿我來講好了,要一位薪水不到 3 萬,剛畢業的菜鳥去解決整個系統的介面長太醜、流程互動什麼的問題,根本強人所難。能力極限就擺在那邊啊…真要解決得了薪水怎麼可能只有 3 萬不到。

設計介入

台灣不重視設計就別提了,有段很長的時間全公司至少 80 人,就我 1 位設計師,職稱網頁美工設計工程師。當然剛畢業的我有傻勁想改變些什麼,眼界不夠、能力不足、技術不到位…菜就是該死。除了做每日解任務之外,也不知道自己能幹嘛。

通常後台系統各種表單都有一套套現成的模組,設計師能插手的地方不多,頂多改改顏色、換換 icon,工程師哪有時間配合設計師重做介面,抓蟲都來不及。只求上線後不要出嚴重狀況、客訴低一點…介面長太醜的客訴率、和系統出包功能不能用的客訴率是能比嗎?

介面長太醜不會怎麼樣頂多被念兩句;系統不能用,絕對會把專案成員釘到起飛。很多公務員的猖狂都是霸王龍等級的。秀才遇到兵,起碼雙方還講人話。穿越回侏羅紀想對霸王龍講什麼道理?客訴電話接起來都要賭人品,保祐不要是咆哮信。

(身為小美工的我,當年也是支援過 XX 局系統上線,幫忙接過客服電話的。)

工作流程

現在很多公司開發軟體/Web/App 會先出 Functional Map、Flow Chart、UI Flow、Wireframe 等等,之後才是 Mockup,最少也有 Wireframe。

當年「設計介面」的流程是這樣的:整套系統差不多快完成後才會給我測試用帳密,讓我登入系統裡去逛逛。在網頁上按右鍵、另存新檔,然後打開剛抓下來的 HTML,調調色、換 icon ,再把這個 HTML 檔交給工程師。

(設計三小?我嚴重懷疑改顏色是怕別人覺得怎麼 A 單位的 XX 系統和 B 單位的 XX 系統長得一模一樣。規格書上不是寫客製化嗎?)

真能讓設計師自主設計的也只有登入頁。不過登入頁的「登入欄位表格」不能做任何變動,所以也只有網頁背景能變點花樣。

能力不足的剛畢業小菜鳥是能變什麼花樣出來啊啊啊啊啊!!(遮臉)

(到現在我也不覺得「專門接政府單位標案」的資訊公司會開高薪請專門的 UI/UX 設計師,2014 年左右我面試過幾間公司,他們要的是陪主管說 A 是 A、說 B 是 B 的乖孩子。高薪?預算跟我說 4 萬叫高?有能力解決問題的設計師誰願意待在這種掐脖子地方領 4 萬元?)

公務員

現在公家單位還有多少 Windows、多少 IE6 我不知道,但當年幾乎都是 Win 系統,我恨死 IE6 了!

我運氣不錯,遇到的承辦人通常都很客氣,他們被夾在長官和廠商中間也不好過,長官瞄一眼出張嘴,外行指導內行,不管邏輯通不通,承辦人和廠商再無奈也只能配合起舞,喊一聲:「這不是 Bug 是功能。」驗收的時候說有多痛苦就有多痛苦,還好我是小美工,不需要負責處理驗收事宜。

公務員的嘴臉…嗯…我運氣真的不錯,沒遇到太考驗 EQ 的。客服部非常了不起,據說接過這種幹醮電話:「為什麼你們系統一上線我的電腦就開不了機?」

純線上網頁版的系統上線,跟個人不能開機有啥鳥毛關係?搞半天發現對方之前放長假,把延長線電源關了。

喔對,沒有五一勞動節這件事,人家公務員要上班啊!萬一公務員打電話進客服部沒人服務怎麼辦?所以我們也要配合上班。加班費?啥?

為什麼報稅系統介面這麼差?

不給錢、沒有人、長官跳大神。

只有一堆很爛的標案制度,和復古 20 年的審美觀。我就遇過窗口要求在系統 NavBar 下方加一條跑馬燈,每個字顏色都不一樣,紅橙黃綠藍靛紫紅橙黃綠藍靛紫紅橙黃綠藍靛紫,象徵世界和平。

不知道現在那位窗口被釘上天了沒有,怎麼可以用彩虹呢,顏色不對。

而且為了安全起見,承辦人會要求「和 XX 單位的 OOO 系統一樣」,萬一長官問起還可以把責任往 XX 單位頭上一推說「他們是這樣做的,都驗收通過了」。

就算花時間做了(自認)比較符合潮流的設計,他們會說:「呃…我是很喜歡啦,但不知道長官接不接受耶,這太新了…妳可不可以做得像 XX 大學資訊中心那樣就好?」

即使設計師做了些新的東西希望工程師配合…看到他們每天不到 9 點下不了班,就會覺得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的不要互相傷害。

題外話

老讀者應該都看過這段,不過我還是要提出來再講一次。

N年前考研究所的時候要展示作品集,偏偏我之前的工作都在處理公家機關後台系統介面。即使沒簽保密條約、我也不覺得那是可以拿出來公開展示的東西,所以作品集裡只放了 22 間公家機關的 LOGO、再加上平面設計海報和網頁設計截圖,就印了 10 本以備不時之需。

面試時果然被問了:「妳不是做介面設計的,為什麼妳的作品集裡面都沒有相關作品?」
我:「後台系統我想不太能公開展示,可是你們一定都用過,所以我沒放…你們差勤系統的介面是我做的。」
面試官(把手上的作品集往桌上一摔):「妳不提就算了,你們家的系統真是有夠難用的。」
我(微笑):「是啊,所以我已經離職換工作了。」

(像這類套裝產品的介面也不是 UI 喊改就能改的,背後牽涉到太多開發人員,這時候也就只能微笑了。)

大概是因為這段插曲讓教授們對我印象深刻,最低錄取分數就是我的分數(就算是最後一名也還是正取啦、哇哈哈!)。真不知道該為自己做過有口皆呸的難用介面感到丟臉、還是高興就是因為它難用到讓教授對我印象深刻所以我才有研究所可以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