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我和老公去了一趟東歐,愛沙尼亞、芬蘭、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維也納。非常喜歡愛沙尼亞的美食、布達佩斯的建築、波蘭的服飾品牌 Medicine 和 Ziaja 保養品(喂) 。

但這篇文得先來聊聊沉重的話題: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

在這次旅行之前,我只知道集中營好可怕、死了很多人,但乾巴巴地一串數字沒有什麼情感連繫…直到我親身踏入集中營。

奧斯威辛集中營

維基百科有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歷史簡介,簡略不帶情感地敘述。當時我在查資料的時候雖然有好好地看完全文,卻沒有太大感觸,直到查交通方式、爬了很多人寫的遊記後開始皺眉。

以下節錄維基內容,配上自己拍的照片和個人註解。

奧斯維辛集中營運作時間為 1940 年 5 月~1945 年 1 月,有超過 130 萬人送到此地,約有 110 萬猶大人、23000 吉普賽人、15000 蘇聯戰犯、25000 波蘭政治犯與戰犯等等,最後活著的不到 20 萬人。四年半的時間約有110 萬人在奧斯維辛集中營被殺。

奧斯威辛集中營主要有三大區域,開放參觀的只有一號營和二號營。

一號營:奧斯威辛集中營

最先建立的集中營,是整個奧斯威辛地區集中營的最主要的管理行政中心。主要關押仍能榨取勞動力的知識份子。(營區環境、建築比二號營好些。)

二號營:比克瑙集中營

又稱為「滅絕營」,佔地面積為 175 公頃,設有行刑場及毒氣室,可進行大規模屠殺。

(台灣大學總校區為 113 公頃,光是這個營面積就比台大校園還要廣,也比全台灣所有台大校區加起來總面積 136.83 公頃還要大上很多。)

照片會看起來這麼空曠是因為納粹在撤離時將集中營炸了試圖淹滅證據。

三號營:莫諾維茨集中營(沒有開放參觀)

約 11,000 名犯人在這裡工作,負責挖煤、水泥和橡膠生產等。當然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奧斯維辛二號(比克瑙)的醫生會按時到這裡,將無法從事勞力工作的收容人送往毒氣室。

納粹把人運送往集中營的方式

我們跟著英語導覽移動,先參觀一號營、再去二號營。一號營建物內部已被改成展間,牆上掛著當時的照片和文字介紹。

大屠殺列車通常使用 10 米長的家畜貨車,雖然納粹教戰手冊裡寫著每節車廂建議裝載 50人,但事實上至少裝載 100 人。

集中營的犯人來自世界各地,包含猶太人、波蘭人、吉普賽人和蘇聯戰俘,鐵路運輸視距離可能要花上3 到 10 天,不提供任何食物和飲水,而且運載過程中車廂會被密封,就是個不透風的空盒子,當然也沒有廁所和座位這種設備。擁擠程度甚至連坐下都極為困難。

等抵達目的地打開車門,體弱的已經死了,運氣好的還尚存一息,原本身強體健的也元氣大傷沒力抵抗。

一下車就是檢查站,大部分的猶太人、婦人、兒童、老人或是被判斷為沒有價值的人,在這裡會被挑選出來,直接送往刑場或是毒氣室殺害。僥倖被挑選出來可以活著的人,手臂會被刺青紋上編號

當納粹警察衝進猶太人家庭裡,持槍逼他們在半小時內收拾 25kg 的隨身行李離開,猶太人肯定會將最貴重值錢的東西帶在身上,當然進了集中營馬上全部被沒收,納粹稱呼存放這些財物的倉庫為「加拿大」。

(去年我到德國參觀過柏林猶太博物館,是棟講述沒有希望的黑暗故事的建築。柏林猶太博物館可以看到許多遭到納粹迫害的受害者故事,包含逃難時他們的行李帶了什麼珍貴的物品:家人照片。)

死亡之牆、毒氣室與焚化爐

奧斯威辛一號營的有棟建物地下室為地牢區。有好幾間「站立牢房」,3~4 名囚犯被迫彎腰爬進一間完全不透光、面積比電腦椅大沒多少的窄小石室裡,完全沒有坐下的空間只能整夜站著,早上會再被送去工作。

大部份囚犯在這樣的折磨下撐不了多久就會死亡。


地牢區附近這面牆被稱為 Death Wall 死亡之牆,專門槍斃波蘭政治犯,但開槍射殺太慢且彈藥耗損太大,納粹想出了「解決方案」:毒氣室。

(跟著導覽移動時,我注意到有位同團的女士帶著一束花,剛踏入營區沒多久她便開始落淚,參觀完地牢後她走向這面牆獻上手中的鮮花。)

即使集中營有很多個毒氣室和焚化爐,因為每天運來的人數太多都來不及殺、屍體也燒不完只好一直蓋新的

五座焚化爐區一天可燒 4756 具屍體。

我們走進一號營的毒氣室裡參觀,毒氣室側門打開就是焚化爐,直接把屍體拖去燒。在燒之前會檢查每一具屍體的口腔,把金牙拔下來,金牙也是有價的財物。

納粹為了大量且有效率的屠殺,想了非常多有效率的殺人方法,KPI 不該用在這種地方…


納粹告訴民眾要去「洗澡」,強迫前往地底下的毒氣室。


洗澡前要脫衣服,這裡是脫衣服的房間。(衣服也是有價之物)。


將全身脫光的人趕進地底下的毒氣室裡,營區裡最大的毒氣室一次可以殺掉 2000 人。毒氣室上方是焚化爐。


將屍體從毒氣室運上來,人皮會被剝下做燈罩、人體脂肪製成肥皂、剃下來的頭髮送往德國的紡織廠做成毯子,之後屍體送進焚化爐裡燒掉,骨灰被添加到堆肥裡。(董卓死後被點燈也沒把肉體利用得這麼徹底!)

(以上 4 張圖片取自 http://en.auschwitz.org/lekcja/1/#

奧斯威辛集中營存放著 7.7 噸人類頭髮

有個很深的展間兩側全堆滿頭髮,玻璃展示區裡塞得滿滿,這是我走得最難受的地方,一個人的頭髮能有多少重量多少體積?集中營存放著多少人的哀號?(此展間禁止拍照)


雖然導遊有帶我們進入其中一間毒氣室參觀,也可以拍照,看著牆上滿滿的指甲抓痕完全沒那個心情逗留,草草拍了張焚化爐照片馬上離開那棟矮房。


裝毒氣「Zyklon B」的空罐,原本作為殺蟲劑使用,主要成份為氰化氫。奧斯威辛集中營採購了23.8 噸,僅有 6 噸真正用於殺蟲,其餘 17.8 噸則用在毒氣室來屠殺猶太人


年幼弱小的孩童抵達集中營的命運幾乎都是直接送進毒氣室,展間裡幼童鞋子堆積如山卻遠遠不及當年的萬分之一。

(集中營初期直接殺掉所有的孕婦,後期就算孕婦活著、掙命生下嬰兒,完全沒有衛生和醫療的糟糕環境根本無法讓嬰兒生存。)

在二號滅絕營的犯人生活

猶太人一下火車便面臨生還是死的挑選關卡,即使身有一技之長勉勉強強逃過毒氣室,等待著的卻是地獄。

二號營有磚房和木房,但缺乏衛生設施,更別提醫療,這裡的醫院專作「人體實驗」和送人進毒氣室。包含各種放射線對人體的傷害、將各種有毒物質注入實驗體觀察變化等等。

甚至有醫師專門進行「兒童人體實驗」,大量被選定的兒童接受藥物和特殊飲食後,按照醫師指示殺死解剖器官。


木屋裡的三層床要睡 15 個人,一張床 5 位(沒有誇張)。當然別想床墊枕頭棉被,就是睡在木條上頂多鋪點草,睡下層的人還會被上層的排洩物淋到。奧斯威辛的冬季會到 -5 度以下,但房間中心貫穿著的水泥暖炕從來沒有燒過。

囚犯一天可以吃三頓飯,食物模型看起來完全是嘔吐物般的噁心麥糊,很像餿水。

  • 早餐:500cc「咖啡」或茶。(不算咖啡,一些穀物混合物沖泡汁而已)。
  • 中餐:1000cc 的雜菜湯(非常稀)。
  • 晚餐:300g 黑麵包(硬到可以當鎚子)、一小塊黃油(橡皮擦尺寸)。


他們只被允許在上班前和下班後使用廁所,所以關押在集中營的人會爭搶掃廁所的工作,這樣自己就可以隨時上廁所了。

所謂的「工作」有時根本稱不上是工作,早上叫去挖坑、下午卻要人把坑填滿之類消磨體力意志力的無意義行為。

被關押在集中營的猶太人非常容易生病,衛生條件太差的結果各種疾病流行,斑疹、肺結核、腦膜炎、痢疾、肺炎、凍傷至四肢壞死。營養不良缺乏維生素和細菌感染的關係導致水腫、膿腫、潰瘍。再加上黨軍各種殘暴虐待,無數肢體折斷、肌肉和關節受傷。

很少有人能在集中營裡活過 3 個月。一號營某個展間放著倖存者照片,有位婦女進去時體重超過 60kg,被救出時剩下不到 40kg。

關於納粹黨軍

有幸從集中營逃出的倖存者還有人活著能夠口述當時的慘況。網路查得到非常多相關報導和專訪。比如這篇 18歲以下全被送進毒氣室!奧斯威辛集中營倖存者憶當年:一個巴掌竟讓她撿回一命

歐辛茲基有3個哥哥和姊姊在集中營被謀殺,她當面質問這幾位親衛隊隊員為什麼要這樣做,她們竟回說:「我們只不過是聽命行事。」

「我當時真的很想對她們吐口水」,歐辛茲基氣憤地說:「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懂,怎麼可以泯滅人性到這種地步。」

(聽命行事這四個字太噁心了,講得自己不用負責似的。)

在集中營裡的納粹軍官(不分男女)可以想像他們絕不把關押在那的人當人看,隨意污辱毆打凌虐處決。

想知道更多關於奧斯威辛集中營軍官的故事,可以查查「伊爾瑪·格雷澤」Irma Grese 這個名字。

情緒低落

在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時聽到隔壁團中國人滿臉笑容嘻嘻哈哈地開著玩笑,「哎唷好可怕」或是「也沒想像中殘忍」、「好無聊的地方」之類,瞬間沒忍住轉頭就嗆過去:「那來奧斯威辛幹嘛?回去參觀你們的維吾爾啊!」

小時候念書時覺得戰爭什麼的離自己很遙遠,歷史就是故事和一串年份人名數字。

奧斯威辛集中營成立於 1940 年,離現在 2019 還沒超過 80 年!

看著最近香港的戰爭、幾個月後的大選、中共統治下的維吾爾集中營,再想想 1947年 的二二八事件。歷史離我們很近,我們都有可能會成為未來歷史課本裡罹難人數的 +1。

泯滅人性的事情絕對會發生,看看奧斯威辛集中營,法治只是個笑話,那些孩童犯了什麼罪?

納粹蓋了集中營,中共也蓋了集中營。為什麼會認為中共比納粹心慈手軟?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只要閉嘴跪下就能逃過一命?

看看香港,再想想台灣。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