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沒有 UI 會跳出來寫這種文章,哈哈,這篇應該要歸類在「RD 老公觀察紀錄」裡。不過本文主要想聊聊從 UI 的角度來觀察 RD 在工作上的美學,至於生活上的就另開一篇再討論了。我合作過的 RD 人數不多,出社會到現在大約 70 位左右吧,樣本數不夠大,但這 70 位都有個很明顯的特質:「非黑即白,沒有灰色」。RD 的世界不是 0 就是 1 ,就跟 iOS 切圖沒有 131 x 327 的 @2x.png 要縮小成 1x 檔這玩意一樣。

新手 UI 請千萬記得,同資歷的 RD 肯定比你更熟 Guideline、也更熟悉每個內建元素的運用方式(Code 是他們在寫)。不是照抄幾個榜上知名的 App 介面就可以鼻孔朝天了,RD 八成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已經把你歸類用到「嗯嗯、呵呵、去洗澡」敷衍一下就可以、不用深交沒啥內涵好談的對象了。他們本質上還是好人,找他們求救幫忙也肯定會出手。但沒積極開口請求協助的話,他們會用「這個行不通啦」一句話打回去重做,不會主動說明問題點並提出修正建議。因為他們寧可把時間花在其他地方也好過敷衍一個人。(不懂 Guideline 的 UI?哈,他們會把你當美工在用。)

UI 不會寫 Code 非常合理,但這不代表可以不懂功能。UI 最大的工作就是要把好抽象的功能變成好好用的介面,每個功能要花多久時間、這種操作方式需耗掉幾人日?如果能夠把這些都弄熟,RD 會很感激的,這表示他可以省下很多和人溝通、可能還會被學不會的那傢伙搞到氣身魯命的時間。常見的功能也就那幾種,每次遇到就做筆記,熬個一年兩年就差不多可以靠這本筆記打天下了。

至於有的 RD 搞不清楚狀況,覺得自己會用 Photoshop 修修照片就很厲害,反過來站在 UI 背後指點江山,覺得以色事人者、人恆噬之…咱 UI 是整天和顏色為伍沒錯,但也輪不到 RD 張嘴亂咬。通常這類 RD 多背幾個名詞就覺得自己跨領域很了不起一夫當關萬夫莫敵,說得一嘴好程式。要注意 RD 對於元件使用和 Guideline 一定比 UI 熟上千百倍,這是不爭且無解的事實,而且還無法用「我覺得」來說服他,他會變成聽到雷的鴨子。能讓 RD 屈服的只有「理」。

如果他是寫 iOS 的,就和他討論 Android 規範;對付 Android 的 RD 就和他討論 iOS。如果剛好遇到這麼文武雙全的,就和他討論 Windows Phone 或黑莓機。通常就會有人摸摸鼻子走了(程式的領域隔行如隔山啊),如果他不走、可以想辦法把另一位 RD 引來加入戰局…當然是讓 RD 對付 RD 去啊!他們兩個會自己開戰、戰到忘記你的存在,之後看你是要去茶水間還是洗手間都沒差了。不過我會躲在旁邊偷聽對話內容,往往能學到不少有用的技術或觀念。(就算什麼也學不到,聽聽他們怎麼吐槽對方也很有趣。)

RD 在他們自己的專業上抱持著強烈自信,大部份都是觸角星人(眼睛不是長在頭頂、根本長在頭頂的觸角上)。只要不扯到本行專業他們都很謙虛。常聽到其他設計人抱怨 RD 對於介面長什麼樣子什麼意見都沒有,完全不懂美學。他們不是沒意見,是腦海裡組合不出適合的句子,當他對自己無法表達明確意見時會選擇沉默或是利用很模糊的字句蒙混過去。

「這看起來怪怪的,妳要不要改一下?」
「哪裡怪怪的?」
「不知道,就怪怪的。」

硬要 RD 針對介面風格設計給意見,很有機會出現這種有講跟沒講一樣的話。如果設計不會增加他們的開發工時,或是和 Guideline 相抵觸,RD 不太會對介面設計比手畫腳(除非交情太好可以胡亂嘴砲)。所以當 RD 無法很精確地說出怎麼做時,通常就是他們心裡也沒底的時候,就只是個意見聽聽就好。

UI 在修稿的時候多少曾遇過有人說「字幫我改成紅色」之類的要求,會發脾氣碎碎念:「紅色?哪個紅啊?深紅淺紅粉紅紫紅洋紅赭紅…豬肝紅給你要不要!」當 RD 聽到有人跟他說「這個字幫我放大一點」的時候,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了。「放多大?12pt、14pt、18pt、還是 48pt 啊?」

請給予 RD 精准、明確的指令,把可以用的衡量單位都用上。

「等一下在這裡集合。」 ( X )
「20分鐘後在公司 1 樓大門口集合。」( ○ )

「這個地圖插點要從這裡刷~~地掉到這裡。」 ( X )
「這張 map_icon.png 請從 (320,0) 直線移動至 (320,500),歷時0.6秒。」 ( ○ )

「請幫我插插頭。」 ( X )
「請幫我插吹風機的插頭。」( ○ )

(不知道是我發音有誤還是含魯蛋亦或是以上綜合…當我說「請幫我插插頭」的時候,老公無視我伸長的手上拿著吹風機插頭,他走去浴室拿了毛巾蓋在我頭上…擦擦頭!平時會擺出一副冷靜睿智的表情,卻老是會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掉漆大爆笑…他還真的不是故意的,就跟羊肉爐一樣。)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