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有人問問題,這表示不用絞盡腦汁想 blog 文章主題,有問題就盡量問吧,不管是留言、Twitter、或是寫信都可以。

「關於使用者體驗與使用者介面的測試,怎麼測試這樣的設計對使用者來說是好的?」

便宜有便宜的作法、難有難的深入,我的領域不是跟數據打交道的那塊,加上時間成本 和偷懶 我大多便宜了事(這麼理直氣壯的說好嗎?)以下是個人觀點。

客戶

客戶真的很在乎 UI/UX 有沒有做過使用者測試嗎?(先撇開那種很大間的公司,他們自己養了設計團隊、有一整套制度和方法。)大部份客戶根本不懂什麼叫「User Experience」,他們付錢只希望你能幫他們「具現化」他們心目中想要的東西。他們也許會知道使用者經驗很重要,但又不懂「到底有多重要」。有的客戶覺得談 UX 根本就無病呻吟,只要有東西出來、開幾堂教育課使用者還不是會照用,難不難操作有什麼關係。這種現象常見於公家機關後台系統、真正倒楣的使用者是基層公務員而不是出張嘴的上層。和某些大公司外包出來的 CASE 執行方式很像。

大部份的接案公司

現在都在削價競爭了誰敢把 UX 測試算進報價裡的?都恨不得把 1 個人剁成 3 個人用來節省成本,哪會安排測試的工時?時間就是金錢啊朋友。UI/UX 都趕鴨子上架、大半是平面設計師,能讓他們搞懂 Guideline 就要感謝佛祖保祐。使用者測試?就算真的會執行好了,測完了,然後呢?就算拿到測試結果、真的知道要怎麼修正錯誤嗎?削價競爭的公司開出來的薪資待遇通常也不高、只有工作壓力和流動率高。UI/UX 光畫圖就來不及了,誰還有力氣去研究該怎麼依照測試結果修改?

Prototype

畫好 Wireframe 就做成 Prototype 測試順不順手可以在開發初期修正錯誤,但這招只對開發者有效。一般人哪看得懂線框稿啊,都要視覺化做成 Mockup 等級後他們才知道怎麼操作,可是一般人才是真正的使用者啊!這表示 Wireframe 式的 Prototype 沒辦法當成使用者經驗測試,拿來當成內部順 Flow 的方式倒是可以。

「開發者也是使用者啊」。開發者對自己的作品瞭若指掌,立場和觀點都偏離使用者太遠,測出來的結果太偏頗不客觀。

嘛…雖說開發時程都很趕,偶爾我也是會做 Prototype 測試的,不過測試對象通常是老媽而已。如果連拿智障型手機的老媽都會操作了,拿智慧型手機的年輕人沒道理看不懂介面。通常我會把 PSD 檔輸出成 PNG、扔進 Keynote 設定動作,輸出成 PDF 後傳到手機上拿給老媽用看看。Keynote 做簡報很簡單大家都會,入門門檻低,還有一大堆過場特效可以設定免煩惱,能簡單方便快速成型最重要。

別把使用者經驗測試想得太難了

我不喜歡把 UX 講得很玄妙像是要齋戒沐浴後焚香膜拜聆聽神喻一樣,「替使用者著想」就是 UX 的中心思想。在 UI/UX 這個詞還沒發明出來的時候難道就沒有人在做 UX 了嗎?


圖片出處: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The_Apple_Mouse.jpg

以 MAC 滑鼠為例,我從右2那顆像溜溜球的滑鼠開始接觸 MAC,除了難用到爆握久會手痛抽筋之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完全不合人體工學。溜溜球被罵翻後 Apple 就把滑鼠造型改回長型的了。這就是 UX 啊!我這個使用者體驗到溜溜球非常難用。所以 Apple 根據使用者經驗「很難用、不合人體工學」的結果修改產品設計,現在的 Magic Mouse 又漂亮又好用。


圖片出處:http://www.apple.com/tw/magicmouse

最簡單的使用者經驗測試:

  1. 做個 Prototype 交給受測者。
  2. 出個操作任務請受測者完成。ex:申請帳號完成第一次打卡、拍張照片套濾鏡上傳 Twitter。
  3. 在受測者操作時把自己當空氣,什麼話都不跟受測者說、全程紀錄他的操作方式。
  4. 找出受測者操作錯誤、停頓的部份。
  5. 測試結束後聽受測者的抱怨。

受測者操作錯誤、停頓的部份就是介面設計不良、需要修正的部份。他們的抱怨也是修改依據之一。找出為什麼受測者無法完成任務的原因和卡住的問題並解決,就是使用者經驗測試的目的。

哭笑不得的使用者回應

N年前考研究所的時候要展示作品集,偏偏我之前的工作都在處理公家機關後台系統介面。即使沒簽保密條約、我也不覺得那是可以拿出來公開展示的東西,所以作品集裡只放了 22 間公家機關的 LOGO、再加上平面設計海報和網頁設計截圖,就印了10本以備不時之需。

面試時果然被問了:「妳不是做介面設計的,為什麼妳的作品集裡面都沒有相關作品?」
我:「後台系統我想不太能公開展示,可是你們一定都用過,所以我沒放…你們差勤系統的介面是我做的。」
面試官(把手上的作品集往桌上一摔):「妳不提就算了,你們家的系統真是有夠難用的。」
我(微笑):「是啊,所以我已經離職換工作了。」

(像這類套裝產品的介面也不是 UI 喊改就能改的,背後牽涉到太多開發人員,這時候也就只能微笑了。)

大概是因為這段插曲讓教授們對我印象深刻,最低錄取分數就是我的分數(就算是最後一名也還是正取啦、哇哈哈!)。真不知道該為自己做過有口皆呸的難用介面感到丟臉、還是高興就是因為它難用到讓教授對我印象深刻所以我才有研究所可以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