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慘痛經驗,徹底感受到當意識不清時,想操作 iPhone 撥出求救電話是件非常困難的事。如果家裡有老人、或是獨居者,請熟悉 iPhone SIRI 的操作方式,務必要養成習慣。

試想:當你眼睛沒辦法看東西、或看得到東西但無法理解那是什麼的時候,要怎麼打電話求救?

前情提要

昨天晚上 7 點左右後腦勺就開始緩慢抽痛鈍痛,以前也常發生這類壓力型頭痛,習慣了只覺得煩,起來跳跳鄭多燕、去洗個熱水澡,疼痛感消失 80%。剩下 20% 左右就當輕微感冒不以為意。

做了點家事,想說早點休息,9 點上床睡覺,雖然很疲倦但完全睡不著,突然頭就開始越來越痛。這時候還有辦法忍,過了 20 分鐘後痛到受不了放聲大哭,打 Facetime 給在日本出差的老公求救。

老公人在日本當然也不能幹嘛,我只能打電話給老媽。

意識不清

問題來了,這時候頭已經痛到視線模糊看不清文字、無法辨識和理解 icon 和文字的含義。 要怎麼打電話?

之前看過一部演講短片,女性講者(神經解剖學家)講述她中風當下是怎麼撥打求救電話。當時她沒辦法理解數字的含意,數字已經變成看不懂的未知圖案,且因為中風的關係,物體遠近感無法掌握。只能比對通訊錄,按鍵盤撥號一個字、遮住通訊錄一個字慢慢操作。

20150710 補充說明:
找到影片,是 吉兒泰勒-你腦內的兩個世界

當下我也和那位講者一樣,完全看不懂手機裡的 icon 是什麼意思。即使盯著那顆綠色 icon 幾秒,仍無法肯定它是電話 App。只能憑操作習慣,點第一頁的第一顆按鈕,還因為手抖按不太精準開到別的 App。

「常用聯絡資訊」裡只存有老公的電話,要從整排通訊錄中找到老媽的電話根本不可能,視線模糊而且也無法辨識文字。雖然記得老媽的手機號碼,但什麼都想不起來,甚至連數字鍵盤都看不懂。

最後我靠 Siri 才成功打出求救電話。

反思

iPhone 這類型的手機螢幕,沒有實體按鈕可以操作,在意識模糊、無法辨識 icon 和文字的時候,撥打求救電話變得非常困難。

滑動解鎖

不要想了,當下我完全不知道手機怎麼解鎖。完全想不起來密碼、也看不懂鍵盤,還好有設指紋,大姆指放在一個平面凹凹的地方就好了。

緊急電話

這個也不要想,誰會記得解鎖頁左下角有個緊急撥號的功能?平時絕對不可能去用它,緊急時刻根本不會想到這邊可以點。在意識不清的時候倚賴的就是平時的操作習慣

Siri

這次能把電話打出去靠的是 Siri ,平時上下班我都戴著耳機聽音樂,會用線控 Siri 打電話給老公,所以習慣對著 iPhone 講「打電話給老公」或是「打電話給老媽」。

操作習慣

這次超出預期的誇張頭痛讓我發現 iPhone 不是個落單人士在緊急時刻能拿來撥打求救電話的好工具,沒有實體觸覺輔助。在喪失視覺或是無法辨識螢幕顯示的圖文時,iPhone 沒辦法發揮「手機」的功能。

滑動解鎖頁的緊急電話在這種狀況下一點用都沒有,沒有養成習慣、出事時完全不會想到有這功能可用。

到最後只能倚賴不用思考的反射動作,雖然現在可以開玩笑的說「難怪運動漫畫都在強調不停揮劍或踢球,要讓身體養成習慣」。事情發生當下真的也只能靠操作「習慣」在求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